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学生赚游戏赚钱,游戏赚钱学生?

暑假即将来临,许多未成年人都开始沉迷于打游戏。其中,一些游戏水平较高的未成年人被称为“大神”,他们不仅受到其他玩家的崇拜,还有机会走上“赚钱”之路——代打游戏机构或个人会向他们抛出“橄榄枝”,邀请他们代打游戏并获取报酬。

调查人员发现,许多未成年人陷入了游戏代打的行业,甚至有些孩子因此荒废了学业,全职投入到游戏代打工作中。

《法治日报》记者进行了调查,发现近年来相关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政策不断推出,比如对未成年人打游戏时长进行了限制,但未成年人通过代打方式重启游戏“播放键”。未成年人代打市场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孩童会受到哪些影响?

玩游戏也能获利,让未成年人价值观扭曲

网友“双双”在某社交平台上多次发信息称:“没有接代打(游戏)单子,明天就吃不上饭了。”

“双双”是一名九月份上初二的女生,她由于家庭原因早早被送到亲戚家寄宿。平日里亲戚和父母并不怎么管教她,导致她每天都过于依赖电子设备。然而,即使如此,她仍感到孤独和烦躁。为了排解这种情绪,她下载了大量游戏并结识了许多一起玩游戏的网友,也加入了一些游戏交流群。

在游戏交流群中,名叫“双双”的玩家因为长时间参与游戏,她的游戏水平和等级一直处于群友中的领先地位。因此,她可以尽情地发表自己的观点,和其他网友讨论游戏技巧,很多群友也会向她请教游戏经验。

在今年的2月份,有一位群友向“双双”求助。他因为学业压力很大,无法每天上线完成游戏任务,所以想请“双双”帮忙,并答应支付报酬。

受到诱惑,他们欣然应允,尽快完成了游戏任务。由于工作效率高、收费低的优势,“双双”很快接到了其他群友的代打游戏请求,“专业代打”的名声也在群中逐渐传开。

可好景不长,“双双”因为长时间沉迷游戏,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老师经常找她谈话。然而,她对老师的批评置若罔闻,回家后依然毫不在意地扔下书包,迅速打开电脑开始玩游戏。

她的亲戚和父母很快发现了她的异常情况,询问后得知她正在为别人代打游戏。他们劝她好好读书,认为挣钱是以后的事。然而,她认为自己喜欢代打游戏,还能通过这种方式挣点外快,觉得挺好的。

家里的WiFi被亲戚和父母断掉,让我感到非常无奈。

在没有WiFi的情况下玩游戏怎么办?“双双”决定使用手机流量玩游戏,为了购买流量套餐和满足日常开销,她开始寻找更多的代打游戏任务,于是就出现了她在群里发布广告的情景。

广东东莞的一位16岁网友蔡华(化名)因为认为父母给的生活费不够,所以经常利用空闲时间代打游戏来赚一些额外的零花钱。他的客户群主要是一些同学、朋友和朋友介绍的网友。

蔡华告诉记者,他代打游戏时,通常需要花费五六个小时来完成一个订单,因为必须在规定时间内满足客户的要求。他表示,通常情况下,他会收取2元至5元不等的报酬来为客户赢得一局游戏,而随着游戏等级的提升,他可能会收取30元来代为赢得一场游戏。

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副教授张昕指出,代打游戏对未成年人有一定的积极影响,因为它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他们的自尊需求,同时也能让他们意识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有一定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讲,代打游戏起到了一定的正向激励作用。然而,张教授也强调了代打游戏的负面影响,指出代打游戏和金钱之间直接挂钩,容易扭曲未成年人的三观,导致他们对事情的认知过分货币化。她还表示,“以金钱作为行动的内驱力,往往难以长久维持”。

游戏代打成了一种工作,平台和机构难辞其咎。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一些未成年人仅仅是利用空闲时间接单代打游戏,而另一些未成年人则把代打游戏作为自己的主要职业。

今年9月份上初三的广东汕头网友小宇(化名),对于初二的会考并不在意,而是对电竞行业充满幻想,希望自己能在这个风头正劲的行业有所作为。他甚至把自己社交账号的个性签名改成了“网瘾少年”。

在备考考试之前,小宇并没有花时间去备战,而是沉迷于游戏中“大杀四方”。他在一个新的游戏赛季开始后很快就能晋级。他的游戏实力给他带来了第一笔收入:他加入的游戏战队里的“战友”们询问他能否帮忙打“晋级赛”,并表示愿意支付一定的“劳务费”,这让他赚得颇丰。

经朋友介绍,小宇加入了一个线下电竞工作室。他没有填表,老板只是简单地看了看他的身份证。小宇在这家电竞工作室开始了自己的第一份代打游戏工作。在这家工作室,有玩家提出需求并将自己的账号交给工作室,然后老板统筹安排任务,要求工作人员按时完成玩家的要求。

根据小宇的描述,工作时间通常从每天下午3点持续到第二天凌晨3点。在这段时间里,大家通常都躲在各自的床上,使用工作室分配的手机开始工作。

小宇的同事中,也有一些刚刚初中毕业的男生。

调查发现,代打订单通常来源于个人在网络社交群发布的“私单”、专门的代打平台App以及电竞工作室批量发布的订单。在进行随机调查时,记者发现加入的代打接单群中,轻松找到了多个疑似未成年人的账号,他们在群里频繁发布“接单”信息。

小宇告诉记者,工作室里有一些“同事”是通过社交平台与老板取得联系的。不久之后,记者以假扮“刚毕业的初中生”的身份,私信了一些电竞工作室账号,询问是否有招人的机会。当天,他收到了3个工作室账号的回复,其中一个明确表示不招人,另外两个则开始询问记者的游戏水平,并提供了社交账号,显示出了对进一步了解情况的意愿。

禁止利用技术手段为未成年人代打违法行为。

未成年人从事游戏代打并收取报酬是不被鼓励的。未成年人需要集中精力学习和成长,因此过多参与游戏代打可能会影响他们的学业和身心健康。同时,根据法律规定,未成年人在没有监护人陪同的情况下,是不允许进行收费劳动的。未成年人需要在监护人的指导下,健康、合法地成长。

根据重庆市云数协网络空间安全产业中心秘书长、泰和泰(重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朱杰的观点,打游戏的公平竞争机制是根据真实玩家的游戏等级、技术等因素进行同水平玩家的匹配。然而,代打行为却破坏了这种公平竞争机制,影响了其他玩家的游戏体验。此外,未成年玩家代打行为还可能违反了网络安全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规范,包括账号转借、绕开防沉迷机制、帮助玩家作弊等行为,从而扰乱了市场秩序和社会公共秩序。

朱杰认为根据劳动法的规定,代打游戏行为不应被视为文艺、体育和特种工艺的职业。因此,雇佣未成年人从事代打游戏行为的代打机构可能涉嫌违法。

北京法政安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林丽指出,未成年人参与游戏代打并获得报酬是违法的。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不得从事有损身心健康的工作。因此,未成年人参与游戏代打属于违法行为,不应该被鼓励或支持。

在林丽看来,未成年人长时间玩代打游戏可能会导致眼睛疲劳、颈椎疼痛、手腕疾病等身体健康问题,给他们的身心健康带来不良影响。同时,代打游戏还可能牵涉金钱交易和非法行为,对未成年人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造成影响。

林丽表示,家长和监护人需要关注并避免未成年人过度沉迷于游戏或从事代打游戏。她还呼吁家长引导未成年人正确看待游戏和金钱,提高他们的道德观念和社会责任感。

针对未成年人参与代打游戏现象,有关部门和游戏平台可以采取一系列措施来进行治理。首先,相关部门可以加强监管,制定并严格执行相关法律法规,加大对未成年人代打游戏行为的惩罚力度。其次,游戏平台可以加强实名认证系统,确保未成年人无法代打游戏。同时,游戏平台可以开展相关教育宣传活动,提高未成年人对于代打游戏行为的认识,引导他们树立正确的游戏理念。另外,游戏平台还可以加强技术手段,通过人脸识别等技术手段,减少未成年人代打游戏的可能性。综上所述,通过加强监管、加强实名认证系统和开展教育宣传活动等措施,可以有效治理未成年人参与代打游戏的现象。

建议,游戏平台应该增强对异常账号的监测,一旦确认账号被用于代打游戏,就应该限制其使用一段时间或者永久封禁。同时,网络监管部门和市场监管部门应该监督游戏平台采取整治措施,并加大力度打击代打游戏机构。

朱杰呼吁教育、文化等部门、学校及未成年人父母应当加强教育宣传,正确引导未成年人抵御游戏诱惑,防止沉迷。学校发现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应当及时告知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共同对未成年人进行教育和引导,帮助其恢复正常的学习生活;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不得放任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应当在智能终端产品上安装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软件、选择适合未成年人的服务模式和管理功能等方式。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北京市教育法治研究基地执行主任姚金菊建议,针对游戏实名认证,可以在游戏登录前端和游戏过程后端采取有效的技术手段进行用户实名验证。在不影响游戏体验的前提下,游戏运营商可采用人脸识别技术等多种验证方式来强制执行多时段实名认证,以判断玩家是否未成年人,同时还需保护未成年人的个人信息安全。此外,为了保证游戏用户身份信息的可靠性,在未嵌入人脸识别技术的游戏注册端口,网络游戏的实名注册可以尽量避免采用单一认证方式,更多地采用组合认证的方式。

来源:法治日报

如果您需要爆料或进行维权,可以前往应用市场下载“晨视频”客户端,然后在搜索栏中输入“帮忙”以直达“晨意帮忙”平台。您也可以拨打热线电话0731-85571188。另外,有关政企内容服务的咨询可以联系专席19176699651。

赞(0)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ngmu6.com/35984.html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