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惫的背怎么写,长背的背怎么写?

杨建勇哲人说:孩子是看着父亲的背影长大的。是的,父亲的背就像一挂银幕播放着他的人生故事。父亲的怀抱给我的是温暖,而父亲的背让我感受到了父亲的责任。我小的时候,父亲常常背着我玩,让我在一个更高的地方看世界,那时的父亲像一头温良而有力的大象。一个孩子在父亲的背上享受爱是一件幸福且值得骄傲的事情。特

杨建勇

疲惫的背怎么写,长背的背怎么写?

哲人说:孩子是看着父亲的背影长大的。是的,父亲的背就像一挂银幕播放着他的人生故事。父亲的怀抱给我的是温暖,而父亲的背让我感受到了父亲的责任。

我小的时候,父亲常常背着我玩,让我在一个更高的地方看世界,那时的父亲像一头温良而有力的大象。一个孩子在父亲的背上享受爱是一件幸福且值得骄傲的事情。特别是小时候生了病,父亲会背着我走很远的路去看医生,常常是到了诊所的时候,自己已在父亲温暖而舒适的背上酣然入梦,在路上忘记了一切的不适和疼痛。在父亲的背上得病也是幸福的。

父亲的背是我人生的黑板。父亲不识字,而他最大的希望就是他的儿女能读书识字长出息。上小学的时候,每天晚上做完作业钻进被窝里,第一个任务就是在父亲的背上写字,给他汇报一天的学习情况。我写每个字的同时,就教父亲这个是什么字,一画一画地写下来,每画写下都会给父亲带来幸福和感动。许多时候,我写着写着,父亲就进入了梦乡。父亲做了一天的农活太累了。

父亲是一个说话十分幽默的人,他常常给外人说,我儿子很孝顺的,晚上常常以写字的方式给我搔痒和按摩。直到我和父母分铺,不知道我在父亲的背上写过多少字,而那些字都刻在父亲的生命里,像星辰一样镶嵌在夜空里。这成了我和父亲一生中的最美好回忆。

童年的夏日,父亲每次从地里回来,他那古铜色的背上都有着汗水和泥土和成的泥浆。正是父亲这一背背的泥浆在建筑着我们家幸福和充满希望的大厦。那时,我除了努力学习,不能为父亲做些什么,所以每当父亲下地回来,我就蹲在父亲的身后帮他搓背。父亲的背厚大壮实,从父亲的背上,我能看到他从酸甜苦辣中培养出的博大与坚强。

一九八四年的夏天,也许是命运的眷顾让我考上了大学。接到通知书的那天,父亲正在地里顶着烈日锄地。为了让他更早地分享我考上大学的快乐,我就到了地里。当时父亲背对着我,离我还很远,但父亲背上的汗水很强烈地反射着太阳的光芒。想想父亲艰难困苦的一生,我内心充满了无比的忧伤。从小时候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到来之前,我曾无数次说过,等我长大了,好好地给他搔痒,搓背,洗脚,并和他一起干农活,好让他能休息一下。而现在,我要成为一个吃皇粮的人,至少帮他做农活的事情是做不到了。我在一遍遍想着这些难忘的往事,泪水迷茫中忘记周围发生的一切。

待我醒过神来,不知什么时候父亲已经站在我的面前。记得父亲给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哭什么呢,孩子。我哽噎着告诉父亲,我考上了,我再也不能帮您和妈干活了……,而后我紧紧地抱住父亲,第一次放声大哭。唯一的记忆是我的胸贴着父亲胸部的汗水,我的双手摸到了父亲背上光滑的汗水。

父亲现在八十八岁高龄了,身体还算健朗,但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很少在家,所以记忆中父亲的背就定格成那永恒的古铜色。今年七月,母亲过八十四岁生日,爱人为母亲买了件短袖。就在母亲换上短袖从里屋出来的时候,我看见母亲的右胳膊上有两片指盖大的老年斑。我一下子震惊了,问母亲这是咋啦。母亲微笑着告诉我,没事,人老了都会这样的。你看你爹的背上长满了这样的黑斑。当时父亲正坐在电扇下吹风,光着背。我走过去,蹲在父亲的背后,父亲一背的黑斑映入我的眼帘。这就是生我养我的老父亲呀,你健硕厚实的古铜色脊背去哪里了?父亲满背的黑斑像黑云和石头一样压在我的心上,让我一下子喘不过气来。这让我想到了父亲命运多舛的一生。

父亲生于1928年,从小就生活在动乱岁月。父亲十三岁时丧母,和老实巴交的爷爷一起养活三个尚小的弟弟。因为爷爷懦弱,父亲从小都不会与人争抢,可以说吃了一辈子的亏。我清晰地记得,我们家的地边常被别人占去。而父亲说,咱不差这些,咱只要种好咱的地,也不少打东西。我们家盖房,中规中矩,而我们的邻居盖房不留滴水,而为了不生气搞好邻里关系,父亲也忍气吞声。更让人可笑的是,邻居家种的树太靠两家的院墙,树枝大部分就拖在我家的上空。而父亲会说,他家的树长在咱家,叶也会落在咱家,不吃亏。这就是我的父亲,他生活的原则就是忍让,从而换来生活的和平。看着父亲布满黑斑的背,想着父亲的一生,我发现父亲竟不知不觉成了我心目中那个最值得敬仰的雕塑。他身上布满了伤痕,而每片伤痕都幻化成了父亲博大而高尚的灵魂。


《巴蜀文学》出品

主编:笔墨舒卷

达州广播电视报(达州新报)《凤凰楼》副刊选稿基地。

凡在“巴蜀文学”平台上同期阅读量较高的优质稿件,将被达州广播电视报选用。

投稿邮箱:gdb010@163.com

特别说明:作者投稿时,须标明“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字样,如没标明或不是原创稿件一律拒用。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iangmu6.com/4905.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